昨晚沒看夠 “北京8分鐘”原來用瞭這麼多高科技

令人期待的《北京8分鐘》完整呈現

17天,102個小項……

平昌冬奧會聖火緩緩熄滅

手舉中國國旗在閉幕式上入場

國歌奏響

五星紅旗飄揚

北京市市長陳吉寧

在閉幕式上揮動奧林匹克會旗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

平昌冬奧組委會主席李熙范

與運動員代表合影

“8分鐘”背後有多少“中國制造”?

世界上最大最輕的熊貓木偶、與人共舞的機器人……這些新技術,成就瞭平昌冬奧會閉幕式上驚艷的“北京8分鐘”。

張藝謀作為這次“北京8分鐘”的總導演,他摒棄瞭慣用的人海戰術,這次他精簡瞭演員,大量采用科技手段。

那“北京8分鐘”的科技含量到底有多高呢?這其中又蘊涵著哪些“中國智慧”和“中國制造”?一起來看吧。。。。。。

━━━━━

“減重”世界最大熊貓木偶

表演中,兩隻貫穿全程的“滑冰熊貓”木偶讓人印象深刻。張藝謀表示,熊貓是中國的一個重要形象符號,是文化的使者。

閉幕式上,因為演員要穿著目前國內最大尺寸的熊貓木偶進行輪滑表演,所以重量需要嚴格控制。四川南充大木偶劇院院長唐國良說,單是給大木偶減重這一項要求就讓他的團隊熬瞭幾個通宵。“我們初選的材料做出來得有七八十斤,遠沒有達標,後來不斷地嘗試新材料,才把熊貓的體重降瞭下來。”

為瞭達到預想中的效果,制作團隊在原有的工藝基礎上不斷改良和創新。他在選材上先後嘗試瞭人造紙藤、天然白藤、竹篾條、鋁合金絲、碳纖維條、PVC仿真藤條等多種材料,反復對比,進行瞭上百次測試,最終確定瞭用鋁合金管材和碳纖維條相結合,再配合上LED燈的制作工藝。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熊貓的體重雖然下來瞭,但是新的問題也隨之產生。唐國良說,四川和北京兩地不同的氣溫和濕度都給他們帶來瞭挑戰。“有的道具做出來在南充一點問題沒有,但一到北京,因為氣候不同,出現瞭很多問題,比如材料變硬瞭變脆瞭,根本不能用。”

為瞭克服“水土不服”,他們隻能一次次地調試、升級,爭分奪秒,改良工藝、制作道具,還要確保萬無一失。“選擇材料要精益求精,”唐國良說,比如LED燈的選擇,看似平常,卻是他們從幾百種燈裡挑選出來的。

最終版的熊貓道具,高2米35,卻僅重20斤左右,比初版輕瞭幾十斤!

“目前從個人表演的大熊貓高度、難度、靈活度,(全世界)我們劇院創作的品質是最高的,也是最輕的。”唐國良說。

━━━━━靜電機安裝

新一代機器人翩翩起舞

機器人與輪滑舞者互動,攜手從平昌穿越到瞭2022年的北京。機器人靈活的舞蹈動作,讓觀眾驚嘆。

機器人研發團隊負責人、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移動機器人事業部總裁張雷告訴記者,這是中國新一代智能機器人第一次在國際賽事上表演高難度舞蹈動作,機器人不但要完成自己的動作編排,更要與演員、地面投影進行聯動表演,這實現瞭技術領域升級與創新。

在張雷看來,此次他們主要在技術方面實現瞭兩點突破:首先是機器人導航更加精準瞭。“從機器人控制的角度來講,演員和機器人之間有著頻繁的穿梭互動,場地內的燈光幹擾多,這就要求機器人要看得遠、看得清,同時用最短的時間做出判斷,並迅速做出正確的回應。其次,相比常用的工業機器人,此次的‘演員’機器人動作更加復雜靈活,包括完成行進中旋轉、擺動,配合演員做出花哨動作等。”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這些技術上的新要求也向整個研發團隊提出瞭挑戰,這要求我們在設計程序時不斷地改進算法,”張雷說,團隊從確定參演到開始排練,隻用瞭兩個月的時間,全體成員夜以繼日地工作,才制成瞭可以參與演出的機器人。

“一共做瞭30個機器人,6個是備用的,”張雷說,不過當把機器人送到排練場地後,現場的實際情況卻與他們預想的有很大不同。“開始時問題比較大,比如以往的工程安裝通常需要幾天時間,但是這次導演團隊希望我們的機器人一上來就能和演員合練,我們沒有想到場景會有多復雜,”張雷說,初期的幾次合練都不太成功,研發團隊隻能在現場一邊調、一邊試、反復去修正磨合,“後來配合得就越來越好,當導演團隊提出路線動作修改建議時,我們能夠迅速做出相應調整,為排練爭取時間。”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

細到微米、如冰雪般的“冰屏”

大傢可以看到機器人身上裝載的大屏幕使這段表演十分炫酷,移動的機器人,流動的畫面形成多樣的層次和遞進式的現場效果。為瞭體現冰雪主題,這些屏幕也使用瞭新技術,讓它們看起來像是用冰雪制成的“冰屏”。

“冰屏”研發團隊負責人、深圳壹品廣電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文藝表演項目總監黃慶生介紹說,屏幕上要的效果是雪花潔白、冰花透明。這對LED顯示屏技術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難度。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我們以前沒有這樣的產品,常規不生產的。”黃慶生說,按照導演團隊的要求,單屏幕尺寸達到1.5米的跨度,兩塊屏長3米,如果中間沒有支柱,很難穩定。此外,LED屏越長,顏色的一致性就越差,到後面燈的顏色就不一樣瞭。為瞭參與八分鐘演出,團隊進行瞭專門的技術攻關,不僅生產出瞭規格更高、工藝更完善的產品,也同步實現瞭工藝的升級。“目前,冰屏技術我們已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這次做出瞭三米長的屏幕,而且中間沒有橫梁,這種工藝目前在世界上我們應該是第一傢!”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為瞭保證屏幕可以抗風扛凍,所有屏幕都經過瞭風洞和冷庫測試,達到瞭能承受每秒15米的風速要求。黃慶生說,想要這麼穩定,必須把背後的卡槽做好,結構必須非常精密,卡槽與屏幕之間的距離是用微米計算的。“北京8分鐘表演所提出的技術要求,也推進瞭這個顯示屏技術的革新。

━━━━━

智能發熱服

“北京8分鐘”的展示是在韓國當地時間晚上9點15分進行,當時現場氣溫已降到-3℃左右。

為瞭做好演員的防寒保暖工作,主創團隊采用瞭石墨烯智能發熱服飾,來確保演員在穿著較薄的演出服時不會被凍傷,而且可以保證動作足夠舒展。

石墨烯是一種超級新型納米材料,具有超高強度、超高導熱系數,被業界譽為“新材料之王”。利用石墨烯的特性,我國科研人員研制出瞭超薄透明的石墨烯電熱薄膜技術,用於智能裝備制造,並在國外申請瞭專利。

“演員的服裝要求輕薄,能讓他們靈活地做動作,同時,無論是排練場地還是平昌閉幕式現場,天氣都很寒冷,石墨烯服飾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溫發熱作用,”石墨烯團隊負責人、深圳烯旺新材料科技股商標註冊費用份有限公司李月秋說,根據環境要求,服飾也可以做出相應的調節。“最初對我們的設計要求是在-5℃的環境中持續發熱8分鐘,後來考慮到候場等因素,調整到在-20℃,發熱4小時!”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李月秋說,團隊曾在模擬-20℃的情況下進行真人實驗,以確保調試的可靠性。“在發熱效果符合要求的同時,還要保證材料的安全性、電池的續航能力和服飾的舒適度。”

低溫條件下,需要禦寒的不止是演員,還有現場所有的演出設備。為瞭讓演出主體“冰屏”和移動機器人在平昌能夠順利運行,主創團隊特意對設備進行瞭扛寒、扛風測試,根據測試結果不斷優化設備性能,保證其在低溫、大風環境下的穩定性。

“8分鐘”背後是87天封閉訓練

————————————————

精彩的“北京8分鐘”,背後除美國商標註冊瞭炫酷的高科技,更是凝聚著演員和工作人員夜以繼日的付出。

72名演員,87天封閉訓練,204人的導演和保障團隊,12輛大貨車運載的設備……隻為瞭“北京8分鐘”能在平昌冬奧會閉幕式上綻放光芒。

━━━━台中商標登記

推屏演員

機器人正常燈亮起 我的“8分鐘”一川抽水肥清理行|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就結束瞭

在“北京8分鐘”的整個演出過程中,有48名演員隻出現在正式表演前,他們兩人一組,推著機器人和“冰屏”最先上場,機器啟動後迅速下場。每組對應一個號碼,1號屏、21號屏、24號屏,在采訪推屏演員的時候,他們說的最多的是自己所推的那塊“冰屏”編號。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每天要推800斤重道具走近千米

21號屏幕是由常睿和同伴一起推上閉幕式中央舞臺的,為瞭盡量不讓現場觀眾看出來,他們一身黑色緊身衣,隻露出眼睛部分。聽到啟動成功的指令,他們就算完成瞭這次“8分鐘”演出的任務,總共上場時間不到3分鐘。

常睿,今年23歲,來自甘肅蘭州,是北京體育大學運動醫學與康復學院一名大四的學生,是一名推屏演員。介紹完自己,他發現瞭記者的疑惑。“我們就是要推著表演用的一種設備上場,這個設備主要部分是一塊顯示屏。”

在8分鐘表演中,輪滑演員與機器人的互動讓人難忘,機器人配載的顯示屏上不時變化出圖案,將現場點亮。常睿在場下盯著21號屏,轉身、前行,一切正常,他松瞭口氣。雖然沒能在演出中露臉,但他的工作一樣重要,到平昌前,他在北京封閉訓練瞭將近3個月。

在北京集訓時,他們每天要推著至少800斤的道具來回走上千米。“開始訓練用的屏是600斤,真正用在表演中的屏是800斤,所以我們要做大量的力量訓練。”另外一位推屏演員劉京,他和常睿是校友,這次也被選中參加演出。兩個人一組,一前一後,前面的人負責方向和牽引、後面的人負責發力推動。

平昌冬奧會閉幕式現場道具出口到舞臺中間,有一條近6米長的坡路,在訓練中,他們就是練習如何平穩地把道具推上這個坡。“需要慣性,有一個人要助跑。”劉京說,原地發力會很吃力。

━━━━━

木偶演員

穿著幾十斤道具 在奧運場地圓夢

於廣水全身罩在熊貓木偶裝裡,從唯一的觀察口往外看,閉幕式現場閃爍著亮光,音樂、歡呼、喝彩、閃光燈……他從小的夢想是當個運動員參加奧運會,眼前這一幕讓他覺得夢想成真瞭。在平昌冬奧會閉幕式上,於廣水是“北京8分鐘”的一名輪滑演員,他的表演需要全程套在幾十斤重的熊貓木偶裡。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穿戴道具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作為木偶演員,來自北京體育大學的於廣水和邢志偉在整個8分鐘過程中都沒機會露臉。

第一次拿到熊貓木偶裝的時候,大傢覺得新奇。於廣水在同伴的幫助下試著套瞭一下。“嚯,那重量直接壓下來,肩膀就像擔上瞭兩桶水。”他回憶說。穿上這身木偶裝至少需要兩個人幫忙,一次穿脫需要15分鐘左右,在訓練間隙,別的演員可以松松鞋休息,他們隻能繼續套著木偶裝。

“不能坐,不能靠,隻能站著。”邢志偉說,有一次彩排,他們從頭至尾都穿著這身木偶裝,大概有4小時。等彩排結束回到宿舍,肩膀和腿都感覺不是自己的瞭,隻想癱在床上睡覺。

照著動畫片學動作

扮熊貓就要有個熊貓樣。這是國內最頂級的木偶道具制作師做的熊貓木偶,演員就要把熊貓的姿態展現出來。

“我們穿上道具,就要忘瞭自己,我們一上場就是兩隻熊貓。”於廣水說,通過熊貓的姿勢表達出情感是需要多練習的。他和邢志偉每天都會給自己加練一段時間,一個人練,另一個人用手機拍下來回看。“我們回宿舍用手機看視頻,別人看電影,我就挑《功夫熊貓》、《熊出沒》看,動畫片裡不是有熊嘛,可以學它們的可愛動作。”邢志偉說。

兩隻熊貓木偶在表演時沒有固定動作,但需要合著現場地屏打出的投影走路線。開始排練沒有投影輔助,為瞭盡快熟悉線路,邢志偉就在模擬場地上用粉筆畫出瞭自己的路線,一次排練蹭模糊瞭,下次練之前再畫。經過兩個多月的練習,路線早已刻在瞭兩位演員的心裡。

▲2018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

責任編輯:宋楠


新浪新聞公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註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qw000o2u8 的頭像
eqw000o2u8

身體健康精神好

eqw000o2u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